呈现“数据之美”——论数据可视化与媒体信息图设计

Posted by Luke January 13, 2017

当今时代,信息社会,瞬息万变。在人们普遍快节奏的今天,以直接性的视觉感官为主的内容传播更是在信息传播中占据主导地位,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信息85%是经由眼睛获取的。法国结构主义符号学家罗兰·巴特指出,随着图像转向时代的开始和视觉传播的宽泛,图像与言语之间出现了一种历史性颠倒:言语成了图像的寄生物。

1图像逐渐超越文字,占据了日常大部分的信息传播空间。而言语则退居到解释图像的地位,使其具有文化。现今,各大内容提供商正极力争夺受众的“视觉资源”,并将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具有传播效果的图片、影像的制作上。在信息化的社会里,通过传播活动,可以把许多难以用语言和其他符号传递的信息诠释为视觉信息,这种视觉化信息的传播渗透力作用非凡。
在传播学、符号学的视角中,图形图像是最直观的交流符号。图像符号的特点是能指意义多元而丰富。通过接触各种媒介,人们每天都获取到大量视觉信息。这也长期以来逐渐培养了人们的浅阅读习惯。“读图”时代,纷繁复杂的信息内容并不能第一时间进入人们的眼球。对于数据展示的层面,人们已经不愿意耗费很多精力去分析图表所反映的深层含义。图形设计领域,设计样式丑陋、颜色的单一的数据图表也被受众所唾弃。在这一形势下,“数据可视化”这一新理念应运而生了。数据可视化追求视觉审美,同时也注重可读性、教育性和信息的丰富性。可视化的信息图继承了经典图表的视觉形象,如饼图、条形图、雷达图等,并在其基础上发展出新的传播特点。
本文将以数据可视化、信息图为切入点,探讨数据可视化的心理建构、传播效果,以及数据可视化的审美特点,运用罗兰·巴特的图像修辞理论对数据可视化的图表进行分析。最后简要论述主要的可视化图标建构方法,以期从对数据可视化的产生、发展和未来形成一个整体全面的认识。
二、 数据可视化的心理建构
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都需要通过视觉和思维。如之前所述,人类的视觉已被证实有极高的信息处理能力。一个具有良好视觉传达效果的数据图表,需要能够使接收信息的人快速理解吸收并达到某种效果——学到新知识、获得新灵感或者感受到视觉上被满足的充实感。对于不同地区的人而言,可视化传播内容可以一定程度上冲破语言、文化背景的限制,使得不同文化程度、不同背景的人都能读懂信息。
从人的生理的角度分析,视觉是光线经过瞳孔到达视网膜形成物象,而后通过视神经传达到大脑的视觉中枢形成的。格式塔心理学原理认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视知觉是从整体范围到局部范围的过程。对于数据可视化的欣赏方式来说,也是相同的。元素间的距离、符号间的相似性,都会给受众带来不同的心理体验。在数据可视化图表中,图形与文字所扮演着的角色不同,它们的作用各有偏重,优势各异。图表图形的魅力在于快速、直接、形象化展现数据的量和变化趋势,文字的优势则可以准确清晰地表达意义。同样地,根据格式塔心理学原理,在阅读图表时,人们首先关注的是整体外形,其次是意。首先体会到的是形的意味,其次是意的精髓。
(一)可视化图表的设计特点
相似性原则。可视化的数据图表中,象征性文字符号的表现要与人们日常生活的经验相吻合。当符号的形式化在人的大脑中所具有的式样与我们日常生活经验中的物体同形式样时,符号就会再现我们内在的不可见的情感经验。在文字成为图形化的过程中,通过一些不完全的形或是张力的作用可以完成具有目的性的图表设计工作。受众对呈现的可视化图表所感知到的视觉因素要必须符合设计者的意图和设计主题。

图 1 “人力资源”标签云
如图2,为“人力资源”领域的标签云数据图。该图揭示了人力资源领域相关的英文术语词汇。在视觉的直觉中,大小不一的字体隐喻了该词汇的重要程度,所有词汇拼接成人的头颅的形象,令读者自然联想到“人”这一含义,再现了读者对于“人”的自由的理解的内在情感经验,也体现了设计者的意图。
简单性原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少即是多”。

图 2纽约地铁线路图
同样是美国纽约的地铁线路图,经过设计的前一张图的指示性就明显好于第二张图。第一张图针对“乘客”这一类图表阅读对象作了优化,剔除了背景地图这一信息“噪音”,并将原本尽力模拟真实地铁路线的弯曲的线路笔直化,给读者直观的关于地铁线路的印象。这样的设计也会让乘客觉得路程“缩短”了。类似地,北京地铁线路图也参考了类似的设计模式。
贴近性原则。作为数据图表的设计者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的受众。考量受众的视觉欣赏水平在什么程度,并据此考量设计图表的方式。设计给普通受众的图表重在简洁明快、通俗易懂。如果受众是专家群体,则需要照顾到其相关专业领域,并仔细考量应该展现的不同数据的重要程度区别。
如图3,城市的地铁线路图的主要使用者是乘坐地铁的普通乘客。他们一般在乘坐地铁前就有明确的目的地,检索地铁线路图也主要是为了搞清乘坐方向和换乘路线。背景地图以及街区对于乘客来说相当于几乎无用的“噪音”。地铁线路的弯曲程度也不是乘客主要关心的内容,只需要向他们标注大致的方位即可。并且,笔直的线条交汇形成的图形更容易被识别和记忆。许多乘客对于一座城市的主要方位印象感就来自于对地铁线路图的记忆。

图 3 中国网络市场交易规模图表
在图4中,左侧图表的颜色比较丰富,看起来似乎增添了图表的生机。但仔细想来,这些颜色并没有其他的意义,反而会造成受众的误解与疑惑,以为每个柱形表示的信息是不同的。相比起来,右侧信息图则简洁明快,一目了然。
(二)数据可视化的传播效果
根据巴特的图像修辞理论,数据可视化图表可被划分为语言学讯息、编码的图示讯息和非编码的图示讯息。语言的所指具有一种抑制价值,也就是清晰概念的“锚固”功能。对于图表来说,少量的语言可以辅助图片的解释,减少“误读”。但语言信息比起图示讯息来说,属于“勤奋”的语言系统,需要观众自身具有较高的理解水平。在如图4的图表中,语言讯息为“Play(竞赛)”,“ELECTION (选举)”以及所有候选人的名字。仅仅几个简单的符号就可以让观众觉知这是一个关于总统候选的数据图表。

图 5 2008年美国总统候选数据图
紧接着,观众会将“勤奋”的语言系统转移到“懒惰”的图像系统。此时,被编码的图示系统开始发挥作用。凭借观众的认知经验,会将“大”和“小”的圆形视作得票数多少的隐喻。图标下方的“轴线”具有时间轴的指示效果,也说明了数据所标示的时间。两种色相反差极大的颜色表示(左蓝右红)隐喻了两个不同党派的对立竞争。
(三)可视化的受众差异性
不同地域、民族、文化传统的群体具有有差异的解码方式。比如中国的文化传统和西方的文化传统就有着很大的不同,在不同的文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们就具有不同的特点,有时可能会发生交流上的误读,将矛盾升级为冲突。例如白色在西方象征纯洁、善良,而在中国白色有不吉利的意思。为了避免不同受众接受信息上的差异所产生的传播冲突,使信息更容易被受众所接受,就需要了解和尊重这种文化传统。
性别和年龄的差异也会对图表解读造成些许不同。男性大多血气方刚,喜爱的颜色也偏向冷色、暗色调。所以有关军事、政治、运动题材信息图大多采用冷色调、严肃的设计;而女性则比较偏好情感丰富、缠绵委婉的故事,或是与时尚装扮方面有关的信息。时装、娱乐类信息图表则多用简洁明快的颜色。年龄对于受众而言是具有时代差异的,他们也因为经历和与之相关的年龄特征具有不同的信息接受差别,一般儿童喜欢简单有趣的图表,青少年则追求新奇刺激,老年人则更加偏爱一些严肃的信息内容。
受众也会因个人的习惯偏好而对信息进行选择。一般来说,受众偏爱什么类型的信息图表设计,与他们自身的审美情趣和偏好也有很大关系。受众的个性差异还表现在心理因素上,例如求知和好奇的心理。例如,有些人对于数学和数字比较不敏感。有的人因为自身的好奇心驱使而选择阅读某张数据图表。
三、 数据可视化的视觉审美
从审美角度看,信息图表设计的的主旨更多是将信息有效地传递,这与传统的强调形式感和审美性的平面设计有根本上的区别。
视觉文化里的视觉符号泛化,也常常会导致“视觉审美疲劳”的产生。审美情趣及文化素养的普遍化直接导致个人满足于作一个视觉符号“容器人”,对信息符号不假思索地接受,而丧失了深度的审美感悟能力。
优秀的数据可视化信息图表应该兼具内容信息的充实与审美的极致。不能因为过分重视数据而忽视图表的“美学”建构,使图表重新回归到无趣的、机械的状态。而又不能过度重视审美而忽视数据的呈现。图表在发展出审美客体共知的审美符号时,也应不断创新,避免长期使用单一模式而形成审美客体的“审美疲劳”。
互联网时代的图表因其带有潜在的交互性质,更容易使审美从物我对立的状况升华为物我同一、物我两忘的境界。
四、 图表的可视化建构方法
在对可视化图表进行传播和审美分析之后,下面简要论述具体的数据可视化操作过程中的设计要素。
(一)信息与视觉形象的转换方式
在数据信息转换为视觉形象的过程中,一般需要协作完成。数据需要经过筛选和整理。首要应该确保数据的精准。具体操作中,要找出出主线逻辑,筛选次要内容从而进行精心的设计,将信息转换为视觉形象。
(二)设计因素
注重视觉平衡性。
获得视觉平衡的因素有两个:重力与方向。重力源自视觉形象之间的集中度或者它们之间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方向,是眼睛在平面上各个元素之间移动的方式。在设计可视化图表时,数据展示不宜过于密集,也不可留白过多。在展示数据时,要兼顾视觉的平衡感。
注重文字图形的空间性。
在人的知觉系统中最基本的一种知觉能力就是在图形与背景之间作出区分。当人们在观看事物的时候,其中一部分成为知觉对象而其余部分被看成知觉背景。这种关系被称为“图底关系”或是“形基关系”。在人的知觉系统中最基本的一种知觉能力就是在图形与背景之间作出区分。当人们在观看事物的时候,其中一部分成为知觉对象而其余部分被看成知觉背景。这种关系被称为“图底关系”或是“形基关系”。作为数据可视化图表的文字元素和图像元素都要具备合适的空间比例,还是如之前的图3,后一张地铁线路图的设计就并没有考虑到图形的空间性,将城市地图和线路图简单拼合到一起,增加了许多无用的信息,给读者的阅读带来了极大困难。
注重不同的媒介特性。
对不同的信息内容,需要选择不同的媒介来进行传播。为了使设计契合受众的理解和情感,设计师必须选择出针对特定受众传播媒介,比如老年人一般不太熟悉电脑的操作,针对他们的设计比较适合投放于传统的报纸或者电视媒介中。 互联网中的图表一般带有一定的交互性质,这就需要设计师多了解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交互设计案例,设计出更加贴心易用的图表。
(三)展现方式
按照形式特点,我们把图表分为关系流程图、叙事插图型、时间表述类等类型。不管何种类型,都是运用列表、对照、图解、标注、连接等表述手段,使视觉语言最大化的融入信息之中,使信息的传达直观化、图像化、艺术化。
关系流程类图表

图 6 关系流程类图表
如果事件的前后关系较多或比较复杂,就可以采用此类数据图表方式。通过这种方式,读者迅速的找到表述亮点或表述事件的主干。
叙事插图型图表

图 7 叙事插图型图表
叙事性图表就是强调时间维度,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信息也不断有变化的图表。插图型图表就是用诙谐幽默的图画表达信息的图表。
时间表述类示意图

图 8时间表述类示意图
时间表述类示意图只要以时间轴为中心加入文字数据即可。从设计的角度来看,将主题融入图形设计中,挑选重要事件点解读,就可以使画面精美,加深理解力度。
五、 结语
数据可视化图表不仅优化了传统的图文阅读方式,而且已经成为当下传媒发展的必然趋势。以信息图表为代表的数据可视化不仅把枯燥的文字、数据变成美好的阅读体验,而且刷新了设计师们的设计思维方式,焕发出他们更丰富的设计潜能。数据可视化在互联网时代高度发展的今天,尽管已经有了成熟的设计模式,但仍有很多创新的路要走。
参考文献
一、中文部分
[1] 任磊.信息可视化中的交互技术研究[博士学位论文].北京: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2009.
[2] 袁晓如.大数据时代可视化与可视分析的机遇与挑战.2013. http://www.chinacloud.cn/upload/2013-12/13122814565172.pdf
[3] 程时伟,罗玉容.信息可视化中的交互设计研究及应用实例[J].创意与设计,2011(02).
[4] 康娟.交互设计中的情感与行为因素探究-以新浪微薄为例[D].武汉:武汉理工大学,2012.

二、英文部分
[1] Robert Spence.信息可视化[M].机械工业出版社,2012(01)
[2] Steele, Julie , Iliinsky, Noah. Beautiful Visualization – Looking at Data Through the Eyes of Experts[M] ,2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