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性采访在新闻报道中的合法性与合理性探究及应用

Posted by Luke July 18, 2016

由于新闻报道的需要,隐性采访在近年逐渐成为流行的新闻采访方式之一。很多事件的挖掘不能靠直接的采访,而需要辅以偷拍、暗访甚至是全程隐性采访的方式。许多成功的隐性采访揭露了被隐藏已久的内幕,获得了新闻业界的好评。

例如1887年,《纽约世界报》的女记者伊丽莎白·科克伦化名内利·布莱乔装成一名精神病患者入住精神病院,了解到虐待精神病者的许多内幕,并以《疯人院的10天》为题报道了医院虐待患者的丑闻,促使政府对该医院进行整顿。这但与此同时,很多隐性采访暴露出了侵害被采访者隐私,违反道德甚至法律。因此,在隐性采访中,需要明确相关的法律、道德要求,明晰隐性采访的界限。鉴于我国新闻相关法规还不是十分完善的情况,隐性采访规制的讨论更是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一、隐性采访的界定
隐性采访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并且是学术界争议最大的一种新闻采访的方式。隐性采访主要用于揭露性或批评性报道及自己亲自体验型的报道。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陈力丹认为:隐性采访是指记者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或以其他假身份,采用各种能够获得信息的方式(包括偷拍偷录)从事的采访活动。”
在新闻报道中使用隐性采访不仅能够提高新闻的现场感,增强新闻信息的真实性,还可以提升网站新闻的关注度。然而,隐性采访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才能够使用,在应用隐性采访方式时,要严格遵守公平、公正、客观原则,有节制地披露隐性采访内容。若滥用这种采访方式,可能会引发严重的社会伤害,甚至使新闻记者遭遇人身安全问题。要切忌滥用隐性采访,能尽量公开采访就选择公开采访。
二、隐性采访与相关权利的关联
隐性采访涉及到许多相关的公民人身权利,诸如隐私权、知情权等,并且涉及到个人利益与公众利益之间的关系。在探究隐性采访在新闻报道中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中,必须明晰这些权利之间涉及的冲突与平衡方式。
(一)隐私权
隐私权是公民享有保持隐私不被非法公开的权利。隐私权在隐性采访中最容易受到侵害。然而,隐性采访为了维护社会的公共利益,实现舆论监督,就要将尽可能多的将信息向社会披露。这体现了隐性采访与隐私权的冲突。侵犯隐私权的行为包括擅自侵入被采访者的私人空间,非法披露被采访对象的隐私资料和信息等。例如在“戴安娜王妃车祸”案中,九名记者因在车祸后,对戴安娜王妃的汽车进行拍摄,被诉侵犯隐私权。因为汽车属于私人空间,对其进行拍摄,等于偷拍他人住宅。在记者进行采访时,要时刻注意保护新闻当事人的隐私权,如使用打马赛克、变声等方式维护当事人权利,以防有意或无意侵犯他人权利。
(二)知情权
知情权又称了解权、知晓权,是公民对与自己有关的事务或感兴趣的事务以及公共事务接近和了解的权利。具体说来,公民作为被采访对象时,有知道自己正在被接受采访的权利。在任何形式的采访中,被采访对象都对记者真实的身份和采访的真实意图有知情的权利。央视《焦点访谈》节目“男科门诊的秘密”中,记者在一家小医院化验时,用绿茶替代尿液,随后医生称尿液检测出了炎症、霉菌和杂菌,记者被诊断出重度肾虚、前列腺炎等症状。然而,化学分析是建立在没有干扰物的前提下的。茶水中本来就含有大量令试纸指示剂变色的物质,医生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对茶水进行检测,结果显然会呈现“不正常”的反应。用“茶水代尿检”的报道手法严重干扰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并且侵犯了检验机构的知情权。
(三)名誉权
名誉权是指民事主体就自身属性和价值所获得的社会评价和自我评价享有的保有和维护的人格权。记者在报道中,更应注重报道事件的真实性,否则很容易陷入侵犯被采访者名誉权的窘境。著名的北京电视台声称暗访披露“纸馅包子”的假新闻背离了新闻客观性和真实性原则,夸大事实捕风捉影,对当事人名誉和商业利益造成严重损害。
三、隐性采访在法律与道德间的并行
由于隐性采访在我国还不是一个法律概念,我国法律对其并无一条内容与其直接相关,所以隐性采访常常引起许多争议。不过根据其他相关法律和道德层面的普遍准则,可以对隐性采访是否合理合法有一个大体的认识。
(一)隐性采访的法律层面
从法律精神来看,隐性采访是公民权利的体现。这是因为新闻权由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派生而来,而采访权是新闻权的一个层面,所以隐性采访自然也是一种权利。根据现代法治精神原则,对权利“法无禁止即自由”。在我国,法律上既然没有明确禁止,那就说明一个问题,隐性采访从法律上讲是可行的。
既然合理的隐性采访本身是合法的,那么隐性采访获得的资料是否具有证据的效力呢?首先,隐性采访资料若要具有证据效力,必须是真实的,即是一种客观事实;其次,采访资料要和所要证明的某个案件之间有关联,对证明案件事实有着实际意义;最后,必须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由于缺乏明确的法律限制,所以最后一点往往引发一定的争议。但根据普遍性的原则,隐性采访一般具有以下界限:首先隐性采访的内容要为国家利益考虑,不得涉及国家秘密,特别是军事的秘密。并且隐性采访的内容不得涉及商业秘密。还有就是之前提到的公民权利。
对于隐性采访的合法性规制,归根结底应采用清晰的法律条纹加以明确规定。并且,尽快出台《新闻法》也是避免隐性采访侵权的关键。制定《新闻法》可以有效的保障公民的民主权利,尤其是以知情权、表达权和监督权为主的政治权利。这些,都是保障人权的最为直接的体现。隐性采访时常会面临当事人的起诉,如果这些权利的保护边界有所明晰,对于隐性采访造成的诉讼案件的判决也会有法可循。然而,在2016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上,对于记者提问的“新闻法立法有无具体议程”问题,全国人大负责人拒答。所以,希望出台《新闻法》来规范隐性采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二)隐性采访的道德层面
隐性采访能有效地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揭示违法乱纪的现象,同时也有助于社会经济、政治体制的完善。然而,隐性采访的大肆使用在为社会和传媒业带来种种积极效用的同时,也给传媒业界本身和整个社会带来了许多潜在的不利影响。近年来因使用隐性采访而侵权的事件不绝于耳,2008年的“茶水发炎”事件一度引起社会各界的批评指责,其中对隐性采访的质疑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可以看出,在对传媒伦理问题的观察中,隐性采访所涉及的道德问题应该说比其他新闻道德问题要更加突显,更加复杂,同时争议性的问题也更多。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常常面临道德的两难。一方面,记者深知隐性采访中被揭露的负面现象背后有着更深刻的社会原因,而且被采访者也是有情有义的人,个人的情感有时候会让记者承受出卖“朋友”和违背世俗伦理的煎熬;另一方面,作为新闻记者,职业伦理要求他们站在维护公众利益的立场揭露事实真相,阻止不良行为的继续进行。
我们必须解决这样的问题:在什么样的道德准则下,隐性采访是可以接受的。对于新闻媒体来说,隐性采访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应该定位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维护公众利益是记者和媒体基本的价值取向。当暗访事件中隐私保护和公共利益保护发生冲突时,与大多数人的公共利益相关,以欺骗手段揭露出的信息所制止的伤害大于欺骗行为带来的伤害时,并且获取某信息的所有其他手段都告无效时,应该较多考虑对公共利益的保护。此时,隐性采访是新闻记者进行揭露和批评性报道,维护公共利益的重要甚至是唯一的方法。反之,如该事件与公共利益无关,或影响很小,就应该首先考虑其他更妥当的采访方式。
如果人人都采用偷拍偷录,受众的安全感将大打折扣,认为自己随时随地都有被偷拍或者偷听的危险,造成社会的恐慌。因此必须坚持别无他法原则,尽量减少隐性采访的使用。
新闻记者作为新闻传播活动的推动者和把关人担负着重大的社会责任,在隐性采访的实践过程中,很多时候都考验着记者的社会责任。在决定采访方式之前,记者应认真权衡社会责任与新闻价值的取舍,不能为了写出有吸引力的新闻罔顾社会责任和职业道德。
四、隐性采访规范
正确使用隐性采访,可以揭露新闻事实。而对于隐性采访的滥用,则会造成严重的不良后果。
(一)滥用隐性采访的危害
不当的隐性采访违反了最基本的诚信原则。隐性采访需要记者伪装身份,根据采访的需要扮演不同的社会角色。结果这种人际关系就不得不建立在谎言之上,这样的做法如果处理不当,对被采访者心理而言是一种伤害。
隐性采访容易引发记者的诱导行为。当记者以普通的社会角色介入采访的过程中时,记者的行为可能产生诸如诱导被采访者的行为。曾经就有电视台的记者故意将钱包丢在大街上,甚至让人装作不慎失足掉到水里,以观察路人的反应,这些做法虽然美其名曰为测试社会公德,事实上是对他人的极大不尊重。
隐性采访容易造成记者策划新闻。由于隐性采访中记者不再是客观的记录者,而是事件的参与者之一,记者很可能有意或无意操纵事件的进行。记者可能为了新闻,诱导或者煽动被采访者从事违法行为。
(二)隐性采访如何规范进行
虽然隐性采访不得不面对有可能面临的法律或是道德问题,时常受到来自社会的争议和批判,但在我国当前新闻媒体事业的发展和实践中,隐性采访作为一种特殊却有效的采访手段,仍会在新闻报道过程中持续存在。而要坚持良性发展,就必须在道德和法律允许的范畴内进行。针对之前对于隐性采访与相关权利的关系以及面临的法律、道德问题的讨论,我们可以得出一些在实际操作隐性采访中通用的一些原则,以规范新闻记者的采访行为。
首先,记者必须注意对采访技术的专业应用。记者在隐性采访中他既是作为一名新闻采访者,又是事件的直接参与者。如果记者采访方法不当,影响到事件的事态发展,必然会导致新闻事件由客观转为主观,报道事件也必然会失实。并且,如果因为记者本身没有恪守法律与道德上应遵循的原则,在采访技层面上没有进行规范化操作,那么很有可能会进一步扩大新闻事件的严重性,使得事态朝着负面的方向一直走,记者自己也可能参与到违法事件中去。这是隐性采访争议最大的地方。在2014年的河南通许县高考替考事件中,记者本身就参与到了替考的队伍中,事实上已经构成了违法行为。如果记者没有提前报备相关部门,很可能自己也会面临被起诉的危险。
其次,隐性采访在力求真实、客观、公正的同时,也要注重报道与人文关怀的平衡,这不仅仅是对采访对象隐私权的维护,也体现出大众媒体的关怀与宽容的态度。记者应该注意什么该拍和什么不该拍,若拍到涉及个人隐私的画面,要注意后期技术处理。隐性采访不仅是媒体执行舆论监督的手段和方式,更应体现人文关怀精神。
最后,记者应该不断提高自身的职业道德和素质,具备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社会公德意识,不过分追求对一些低级趣味和暴力的场面进行报道,不以赚取眼球为目标,而是真正把人们集中关注和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作为隐性采访的首选,为了大众的福祉而报道。
结语
无论是隐性采访,还是显性采访,只要记者具有进行新闻采访的合法身份,履行的是合法正当的采访职务,他们所进行的新闻报道是为了满足社会公众的知情权和舆论监督权的行动,那么,他们就具有采访的正当性。新闻记者需要能够牢记新闻工作的精神和相关的道德、法规要求,慎重把握其角色行为。再合情合理的情况下,隐性采访将会是新闻媒体进行社会舆论监督的一把利器。随着社会不断发展,我们相信关于隐性采访的相关法律法规也会逐渐完善。
最后感谢王晋老师为期十六周的关于传媒伦理与法规的课程讲授。在课程后,我对当今新闻传播、广告等传媒领域的侵权现象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在今后的新闻学习与实践中,我可以将学习到的相关法规、准则运用到实际中去,提高了我的新闻从业素质。
参考文献
1. 汪洋梓楠.隐性采访的法制探究[J].西部广播电视.2016(02)
2. 李国新.隐性采访“度”的把握[J].西部广播电视.2013(18)
3. 陈则周.如何运用和把握好隐性采访[J].新闻战线.2015(23)
4. 顾理平,著.隐性采访论[M].新华出版社, 2004
5. 赵平,肖桦.对“隐性采访迷恋”的反思[J].新闻世界. 2010(01)